无120不易名

總差一點

   我最近和一个朋友吵架了。
   是无厘头的吵架。
   我让她把书寄回给我。
   她把她所要用的书也一并寄给了我。
   态度很坚定也很明显。
   很诧异,我没有难过。
   看到我给她寄的LOMO卡安静地躺在笔记本上只是有一点失落。
   我给她的LOMO卡是情侣款。封面是一只喝了假酒的北极熊。
   当初我无限热爱北极熊时,她也随着我热爱北极熊。
   我称她是我的屠龙宝刀,她说我是她的满级坐骑。
   那是我觉得她是我最重要的朋友。没有之一的那种。
   我们只是一张图片而吵的架。现在想起都是玩笑。可是她热度过长。我热度过短。终归是不适合的。
   这张LOMO卡是我真切的祝愿。现在只不过是云烟。
   希望她前程似锦。得偿所愿。

   很久之前,我也有一个很重要的朋友。
   可是因为无端的一场闹剧而促使这段友谊草草收场。
   事后我很后悔。但却没有机会了。
   难道我抓不住机会了吗。
   该怎么做呢?

评论(2)